• <track id="anojs"><div id="anojs"></div></track>

            1. 您的位置: 西藏統一戰線 > 理論研究 > 正文

              輝煌七十年 雪域著新篇——慶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

              作者: 普布次仁 王少明發布時間: 2021-08-19 10:39:54來源: 中國西藏新聞網
              打印
              T+
              T-

                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在中國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下,古老的雪域高原經歷了改天換地的社會變革與跨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新發展與新變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績與歷史性飛躍?;仡櫄v史,我們縱情歌頌偉大的黨、偉大的祖國,由衷感恩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感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無比優越性,感恩黨的民族政策,感恩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西藏各族人民的特殊關心與關愛。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與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際,我們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西藏工作的一系列重要論述,全面貫徹落實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同心協力、砥礪奮進,努力建設團結富裕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

                一、歷史必然、戰略決策、光明大道

                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重要成員,西藏歷史是全國各族人民共同書寫的。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和原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在首都北京簽訂了西藏發展和進步歷史上具有里程碑和劃時代意義的《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西藏實現了和平解放。從此,西藏人民徹底擺脫了帝國主義的侵略和羈絆,與全國各族人民一道在偉大祖國大家庭里走上了團結、進步、文明、發展的光明大道。

                西藏和平解放有效維護了國家統一,徹底粉碎了帝國主義勢力企圖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圖謀,開辟了當代西藏社會發展進步的新時代。西藏各族軍民同祖國人民一起共同譜寫了近代以來保衛祖國、抵御外辱的壯麗史詩。19世紀中葉,英國控制印度之后,又步步緊逼,力圖控制青藏高原。1888年和1903年英國先后兩次武裝侵入我國西藏。1907年8月31日,英、俄帝國簽訂了《英俄條約》,其中把中國在西藏的主權篡改為“宗主權”。1913年,英國策劃召開了所謂的“西姆拉會議”,企圖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并進行了一系列所謂“西藏獨立”的活動。20世紀40年代,帝國主義加快了與西藏親帝分裂勢力勾結的步伐,制造了諸如所謂“外交局”“親善使團”“泛亞會議”“驅漢事件”等一系列事件,加緊實施分裂中國和中華民族的活動。1950年上半年,一批美國槍支彈藥經由加爾各答進入西藏,用以對抗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藏。以上種種殖民與分裂行徑,深刻表明西藏受西方帝國主義壓迫之深、覬覦之久、牽絆之亂,如若不徹底把帝國主義趕出中國,西藏很有可能在西方帝國主義的干涉下分裂出去,這是包括藏族同胞在內的全體中華兒女所絕不能答應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當天,十世班禪致電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速發義師,解放西藏,驅逐帝國主義勢力。1949年12月2日,原西藏攝政五世熱振活佛的近侍益西楚臣到西寧,向人民解放軍控訴帝國主義破壞西藏內部團結的罪行,請求迅速解放西藏。當時在西藏頗有聲望的藏族學者喜饒嘉措也在西安發表談話,譴責帝國主義策劃拉薩當局進行所謂“獨立”的陰謀。1950年初,藏族農牧民、青年、婦女和民主人士代表百余人在剛剛解放的蘭州集會,要求解放西藏。與全國各兄弟民族一道獲得徹底解放,是西藏歷史發展的必然選擇。

                根據進藏交通狀況和西藏的民族、宗教特點,毛澤東主席提出“政治解決優先”和解放西藏“不應操之過急”的基本方針,中央人民政府隨后組織開展了大量的政治爭取工作,先后多次派代表團或代表赴西藏進行勸和,爭取實現西藏和平解放。1950年間,西南局和西北局先后四次派出代表或代表團赴西藏進行勸和,以爭取十四世達賴喇嘛和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代表與中央人民政府談判和平解放西藏的辦法。2月1日,西北局派出藏族干部張竟成攜帶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廖漢生致十四世達賴喇嘛和攝政達扎·阿旺松饒的書信等赴藏聯絡。3月底,在中共中央批準和西南局組織下,與西藏政教界有著良好關系的漢族高僧志清法師由成都啟程赴藏。7月間,以塔爾寺當才活佛為團長的青海寺院赴藏勸和團從西寧出發。青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著名藏族學者喜饒嘉措向達賴喇嘛和藏族同胞發表廣播講話,呼吁西藏地方政府“迅速派遣全權代表赴京進行和平協商”。7月10日,西康省甘孜白利寺五世格達活佛一行十人從白利寺出發,踏上赴藏勸和征程。然而,這一系列勸和促談活動,都受到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和西藏親帝分裂分子的重重阻撓。

                當時的西藏地方政府在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的慫恿和西藏上層親帝分裂勢力的把持下,極力擴充藏軍,并以其主力7個代本沿金沙江西岸陳兵于以昌都為中心的周圍地區,妄圖以武力抵抗人民解放軍進軍解放西藏。因此,人民解放軍不可避免地打響了解放昌都的戰役。10月6日起,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從南北兩線分別渡過金沙江執行解放昌都的任務。10月19日,昌都獲得解放,五星紅旗插上了雪域高原。隨即成立了中共昌都工作委員會和昌都軍事管理委員會。在此基礎上,昌都地區第一次人民代表會議召開,選舉產生了昌都地區人民解放委員會。昌都戰役的勝利使西藏地方政府中的愛國進步力量進一步增強,西藏地方政局朝著有利于和平解放的趨勢發展。

                1951年2月,原西藏地方政府決定正式派出代表到北京同中央人民政府和談。4月29日,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的談判正式開始。雙方在經過認真協商和充分討論的基礎上,于5月23日在北京簽訂了《十七條協議》,宣告西藏和平解放。西藏和平解放,改變了西藏各族人民的命運,從此,西藏各族人民走上了團結、進步、發展、繁榮的康莊大道,揭開了當代西藏歷史發展的新紀元。

                西藏和平解放,為推翻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創造了條件,開辟了西藏社會制度偉大跨越的嶄新時代。沒有西藏的和平解放,就不會有西藏的民主改革,更不會有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的今天。眾所周知,舊西藏長期實行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舊西藏法律將人分為三等九級,明確規定人在法律上的不平等地位,農奴的人權被農奴主階級所剝奪。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的殘酷壓迫和剝削,嚴重窒息了社會的生機和活力,使西藏長期處于停滯狀態。直到20世紀中葉,西藏社會仍然處于極度封閉落后的狀態,生產力水平和整個社會的發展水平極其低下,廣大農奴饑寒交迫,生存維艱,因饑寒貧病而死者不計其數。和平解放、實行民主改革、廢除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度,是人類社會發展進步的必然要求,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民主革命的重要任務,更是西藏社會發展的唯一出路和廣大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1959年,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適時實行民主改革,廢除了極端腐朽、黑暗的封建農奴制度,完成了西藏歷史上劃時代的偉大變革。通過民主改革,西藏社會實現了由封建農奴制度向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性飛躍,西藏發展實現了由貧窮落后向文明進步的偉大跨越。

                二、改天換地、翻天覆地、驚天動地

                西藏和平解放以來,在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歷經民主改革、自治區成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各項事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社會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各族群眾的命運發生了深刻的改變。2021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西藏工作時指出,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在全國人民大力支持下,西藏各族干部群眾艱苦奮斗、頑強拼搏,社會制度實現歷史性跨越,經濟社會實現全面發展,人民生活極大改善,城鄉面貌今非昔比。實踐證明,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也就沒有新西藏,黨中央關于西藏工作的方針政策是完全正確的。

                西藏和平解放和民主改革,向世人莊嚴宣告了新西藏改天換地歷史的開始。民主改革之前的舊西藏是一個比歐洲中世紀還要落后、黑暗的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社會。占人口5%的官家、貴族、寺廟上層僧侶三大領主及其代理人占有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場、森林、山川、河流和大部分牲畜,而占人口95%的農奴和奴隸沒有生產資料和人身自由。廣大農奴和奴隸不僅遭受著沉重的賦稅、烏拉差役和高利貸的剝削,而且遭受著世所罕見的殘酷的政治壓迫和刑罰,掙扎在死亡線上,改革西藏社會制度是西藏社會發展的必然要求和西藏人民的迫切愿望。但是西藏上層反動集團為了維護農奴主階級的既得利益和特權,根本反對改革,企圖永遠保持封建農奴制,為此,他們蓄意違反《十七條協議》,策劃了一系列分裂祖國的活動,直至1959年發動全面武裝叛亂。為了維護國家統一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央人民政府采取果斷措施,與西藏人民一道堅決平息了叛亂,并在西藏進行了一場徹底摧毀封建農奴制度的民主改革運動。民主改革廢除了政教合一制度,實現了政教分離;廢除了生產資料的封建領主所有制,確立了農牧民個體所有制;廢除了對三大領主的人身依附,使農奴和奴隸獲得人身自由。民主改革是西藏社會進步和人權發展史上劃時代的重大變革,使西藏百萬農奴和奴隸在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各方面實現了翻身解放,成為社會主義新中國的主人,有效地促進了西藏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為西藏的現代化發展開辟了道路。

                1961年,西藏各地開始實行普選,昔日的農奴和奴隸第一次獲得了當家作主的民主權利,選舉產生了西藏各級權力機關和政權,一大批翻身農奴和奴隸擔任了各級領導職務。1965年9月,西藏自治區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拉薩開幕,西藏自治區及其人民政府宣告成立。西藏自治區的成立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實行,為西藏在國家的特殊支持和資助下,根據本地區特點實現與全國共同發展進步提供了制度保證。西藏的民主改革,向世界莊嚴宣告,在西藏實現了各民族平等、團結、互助和共同發展繁榮。

                西藏翻天覆地的歷史巨變,向世人莊嚴宣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具有無比優越性。社會主義是各民族共同發展、共同繁榮的道路,是西藏社會發展、民族進步的根本之路。西藏和平解放以前,由于落后的社會制度和生產關系嚴重束縛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占人口95%的農奴和奴隸遭受著封建農奴主的殘酷壓迫和剝削,過著暗無天日的悲慘生活。1951年,西藏地區生產總值僅為1.29億元,1959年為1.74億元。西藏和平解放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等待了8年的廣大農奴和奴隸積極參加平叛斗爭和民主改革,砸爛脖子上的鎖鏈,實現了從三大領主的農奴到國家的主人的歷史轉變,翻身獲得解放。在民主改革和發展經濟的基礎上,廣大農牧區又進行了社會主義改造,走上了社會主義的康莊大道。1961年1月23日,毛澤東主席在同十世班禪的談話中指出,“西藏社會制度經過改革,從封建農奴制變成了農牧民個體所有制,要安定一個時期?,F在只搞互助組,不搞合作社,發展生產,使農牧民安定下來,生活得到改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我們黨堅持把發展經濟、改善各族人民生活作為治藏的中心任務和根本目標。1980年3月14日至15日,以鄧小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黨中央領導集體召開了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談會。4月7日,中共中央發出《關于轉發〈西藏工作座談會紀要〉的通知》?!锻ㄖ分赋?,要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從西藏實際情況出發,千方百計發展國民經濟,提高各族人民的物質生活水平和文化科學水平,建設邊疆,鞏固國防,有計劃有步驟地使西藏興旺發達、繁榮富裕起來。這是中央第一次提出建設團結、富裕、文明的社會主義新西藏的戰略奮斗目標。1982年底,西藏全區已有99%的生產隊建立了多種形式的生產責任制,其中實行包產到戶的隊占總隊的82%。改革開放后,黨中央愈加重視西藏工作,深情關懷西藏各族人民。1982年、1994年、2001年、2010年,中央先后召開第二次、三次、四次、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對西藏的發展和提高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采取了一系列特殊的政策措施。西藏經歷了改革開放時期的“一個轉折點”和“兩個里程碑”的發展時期。2000年起,中央開始實施興邊富民行動,對22個10萬以下的人口較少民族采取特殊幫扶措施。2001年,中央正式實施《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把民族地區確定為重點扶持對象。同時,西藏整體被列入國家扶貧開發重點扶持范圍。“十一五”期間(2006—2010年),西藏地區生產總值先后突破300億元、400億元、500億元,2012年,全區生產總值突破700億元,達到701億元,年均增長8.5%;全區人均生產總值為2.29萬億元,自1994年以來連續19年實現兩位數增長,年均增速12.7%。西藏的建設發展與改革開放,向全世界莊嚴宣告,社會主義制度具有無比優越性。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改變西藏,才能發展西藏,這是歷史的結論,也是人民的共識。

                西藏驚天動地的歷史性變革和歷史性飛躍,向世人莊嚴宣告,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一定能夠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新時代,西藏在黨的關懷下同樣迎來美好明天。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西藏工作,深化對西藏工作的規律性認識,總結黨領導人民治藏穩藏興藏的成功經驗,形成了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堅持依法治藏、富民興藏、長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實基礎的重要原則,堅持把改善民生、凝聚人心作為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專門召開兩次西藏工作座談會,連續5年召開深化對口援藏扶貧工作會議,開創了新時代西藏工作新局面。“十三五”期間,西藏基礎設施更加完善,公路通車里程達11.7萬公里,較“十二五”末增長50%。高等級公路通車里程達688公里,是“十二五”末的18倍。拉薩至林芝、貢嘎機場至澤當、日喀則機場高等級公路通車運行,那曲至拉薩、拉薩至日喀則機場、拉薩至澤當高等級公路加速推進。鐵路運營里程達954公里,比“十二五”末增加了253公里。經濟實力更加雄厚,青稞產量、牦牛出欄頭數比“十二五”末分別增長12.2%、25.2%。產業結構更加優化,三次產業比例由“十二五”末的9∶32.8∶58.2調整為7.9∶42∶50.1,信息化指數從“十二五”末的63.3增長到75.8。社會保障全面發展,城鄉居民養老金標準從每人每月140元提高到185元,城鄉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應保盡保,標準分別提高至每人每年10164元和4713元,各族人民享受了全面而特殊的社會保障體系。生態建設不斷推進,深入實施重點區域生態公益林、防沙治沙等工程,全面實施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新發現珍稀野生動物5種,目前,陸生野生動物種類達1072種,黑頸鶴增至8000多只,藏羚羊突破20萬只,西藏成為世界上生態環境最好的地區之一。2019年底,全區62.8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74個貧困縣區全部摘帽,歷史性消除了絕對貧困問題,目前已脫貧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萬元。作為全國貧困發生率最高、貧困程度最深、扶貧成本最高、脫貧難度最大的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在黨的堅強領導和關心關懷下,西藏徹底消除了絕對貧困,為世界人權事業作出光輝典范。這些成績使我們更加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三、撫今追昔、歷久彌新、賡續前行

                在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今中國正處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刻,我們要在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指引下,撫今追昔、歷久彌新、賡續前行。

                撫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堅持黨的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 。這一重要結論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關于中國共產黨歷史地位的全新釋義,深刻揭示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在關系,是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的理論邏輯、歷史邏輯、實踐邏輯有機統一的必然結論。

                從理論維度來看,中國共產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科學理論武裝起來的偉大的無產階級政黨,在革命、建設、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偉大實踐中,把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理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具體實際相結合,不斷開拓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形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從歷史維度來看,在中國共產黨的團結帶領下,經過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西藏實現了和平解放,開辟了社會歷史發展的光明前景;經過民主改革,西藏確立起社會主義制度,實現了民族區域自治。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推進改革開放偉大事業,社會主義新西藏取得了改天換地、翻天覆地、驚天動地的歷史性成就和歷史性飛躍。

                從實踐維度來看,在引領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歷史征程中,中國共產黨在歷史選擇和人民選擇的合力下,日益成長為深受人民擁護信賴愛戴的社會主義新西藏的領導核心。從昨天走向今天,中國共產黨是西藏實現政治安全、經濟發展、文化復興、社會穩定、生態良好、邊境穩固的最大壓艙石;從今天走向明天,中國共產黨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西藏的最亮定盤星。歷史和事實雄辯地證明: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社會主義新西藏,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建設和發展社會主義新西藏的根本政治保證,是西藏實現長治久安和高質量發展的前提,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社會主義新西藏事業的全面領導。

                撫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近代政教合一封建農奴制度下的西藏,經濟頹廢、政治衰退、文化落后、制度腐朽、社會黑暗。和平解放尤其是民主改革徹底掃清了西藏社會發展障礙,經濟上空前發展、政治上空前民主、文化上空前先進、制度上空前優越、社會建設空前加快,短短幾年間,西藏發展成就超過歷史總和。改革開放以來,為了幫助西藏更好更快發展,中央先后召開了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從政策、資金、人才、項目等諸多方面給予了西藏特殊的關心、照顧和支持,實施了全方位對口援藏戰略,形成了內涵豐富、體系完整的中國共產黨治藏方略,推動西藏從長足發展走向高質量發展,從社會穩定走向長治久安,取得了經濟更加繁榮、政治更加民主、文化更加興盛、社會更加和諧、生態更加文明的巨大成就??梢哉f,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繁榮社會主義新西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砥礪奮進的經驗總結,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建設社會主義新西藏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撫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堅持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國的基本政治制度,也是黨和國家民族政策的源頭。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指導下,著眼于統一多民族國家基本國情,長期以來各民族大雜居、小聚居的自然分布格局,人口、資源和經濟文化不平衡發展的社會聯系態勢,近代以來在中華民族反帝反封建斗爭中形成的政治認同等具體特點,作出了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重大決策,將馬克思恩格斯關于民族自治、國家統一的民族國家觀變成了現實。這一制度有效統合了歷史因素、現實因素、民族因素、區域因素以及政治因素、經濟因素、文化因素、宗教因素的優勢與資源,最大程度上發揮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促進了西藏各民族群眾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們黨成功解決民族發展問題的偉大創舉,在我們黨治邊穩藏歷程中充分彰顯出強大的生機與活力,是做好西藏穩定、發展、生態、強邊四件大事的基本制度保證。

                撫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以人民為中心”的政治立場體現了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是西藏工作的價值目標,是社會主義新西藏建設的根本價值取向。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決定黨和國家前途命運的根本力量。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堅持立黨為公、執政為民,踐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把黨的群眾路線貫徹到治國理政全部活動之中,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貫穿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革命、建設、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全過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西藏要實現高質量發展,更加需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團結各族干部群眾,發揚艱苦奮斗作風,堅持發展與環保并重,大力發展高原特色產業,突出精準扶貧,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教育事業發展,推動就業工程,增加城鎮居民和農牧民收入,提升基本公共服務能力和水平,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以援藏促建藏,以富民促興藏,實現西藏長治久安和高質量發展。

                撫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堅持維護祖國統一、加強民族團結這一中國共產黨治藏方略的著眼點和著力點。西藏穩定關乎國家安全,西藏安全必須以維護國家統一、鞏固國家安全作為價值導向。實現西藏安全穩定,關鍵在凝聚人心,基礎在民族團結,要堅持把民族團結作為凝聚人心的重要抓手,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來統一思想認識,不斷創新載體和方式,開展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大力開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反分裂斗爭教育、新舊西藏對比教育和馬克思主義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文化觀、宗教觀教育,加強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推廣普及,加強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不斷增強各族人民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打牢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思想基礎。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決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加強宗教事務管理,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撫今追昔,巍然前行,需要倍加堅持中央關心、全國支援與西藏各族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相結合。對口支援西藏工作,是黨中央、國務院從黨和國家工作全局高度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充分體現,是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的生動實踐。對口支援西藏工作實施以來,承擔對口支援任務的有關省市、中央部門和中央企業,從人力、物力、技術等方面全面開展對口支援西藏工作,促進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支持了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維護了國家統一和西藏社會穩定,加強了干部人才隊伍建設。實踐證明,對口援藏工作的重大決策是完全正確的,符合我國國情、西藏區情和全國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從青藏鐵路到川藏鐵路,從單一式援藏到組團式援藏,從財政支持到干部人才支持,全國人民始終無私援助和支持著西藏發展事業。正是由于中央關心、全國支援,在黨和國家的領導下,西藏有效行使了民族區域自治權,有效整合了民族、區域、文化、政治、經濟等要素優勢,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西藏特點的發展路子,取得了西藏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優異成績。事實反復證明,中央關心、全國支援始終是西藏經濟快速發展、社會全面進步、民生持續改善的第一動力引擎。需要明確的是,內因是根本,在事物發展過程中起主導作用;外因是條件,要通過內因起作用。實現西藏的可持續發展,短期內靠中央特殊關懷和全國無私支援拉動,長期來看要靠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靠培養內生型動力機制。推動西藏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必須克服等靠要思想,必須將外力和內力有機結合起來,借助外力平臺激發內生動力,實現自身發展的良性循環。

                西藏和平解放70年來發展進步的偉大成就,為西藏同全國一道向社會主義現代化邁進開辟了道路?;厥走^去,展望未來,我們必須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西藏工作的重要論述為指導,全面貫徹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準確把握機遇和挑戰的新發展新變化,大力發揚“老西藏精神”、“兩路”精神,做到缺氧不缺精神、艱苦不怕吃苦、海拔高境界更高,牢記囑托、感恩奮進,在反分裂斗爭中展現新作為,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上闖出新路子,在確保國家安全和生態安全中彰顯新擔當,奮力譜寫好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嶄新篇章。

               ?。ㄗ髡叻謩e為西藏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副教授)

              (責編: 陳建國)
              相關閱讀
              ?

              熱點關注更多>>

              領導論述更多>>

              理論園地更多>>

              相關鏈接更多>>

              午夜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