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kc1cf"><ruby id="kc1cf"><blockquote id="kc1cf"></blockquote></ruby></span>

<tbody id="kc1cf"></tbody>

<tbody id="kc1cf"></tbody>
<menuitem id="kc1cf"></menuitem>
<track id="kc1cf"></track>

<bdo id="kc1cf"></bdo>
<tbody id="kc1cf"><div id="kc1cf"></div></tbody>
  • <bdo id="kc1cf"></bdo>
  • 您的位置: 西藏統一戰線 > 統戰人士 > 正文

    【藏北故事】次仁玉珍,一位開發藏北無人區的巾幗英雄

    作者: 唐召明發布時間: 2021-08-20 11:37:11來源: 中國西藏網
    打印
    T+
    T-

      不久前,我在整理圖書時偶然翻到了塔熱·次仁玉珍的散文集《我和羌塘草原》,不由得想起這位開發藏北無人區拓荒者的傳奇人生。

      上世紀80年代,我與時任西藏自治區那曲地區(現那曲市)行署副專員的次仁玉珍在采訪中相識。她那比男人還要堅強的性格給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在藏北4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次仁玉珍是唯一一位走遍藏北各地的干部。作為女性,她騎馬挎槍,英姿颯爽,特別是為開發藏北無人區立下了不朽之功。

      1976年 ,西藏拉開開發藏北無人區大幕。33歲的安多縣縣委副書記次仁玉珍,被調任新成立的雙湖辦事處(現雙湖縣)擔任副書記。她和時任安多縣公安局副局長的丈夫楊德,毫不猶豫地將4歲的小女兒托付給該縣東巧區老人照顧,帶上6歲的大女兒央宗前往藏北無人區進行偉大的開發事業。

      1976年盛夏,雙湖辦事處(現雙湖縣)副書記次仁玉珍(中)在進行拔河比賽。這是西藏開發藏北無人區后,雙湖辦事處為拓荒者首次舉辦的體育活動(唐召明翻拍資料圖片)

      次仁玉珍是當年開發藏北無人區的“十八勇士”之一。開發藏北無人區之初,在人跡罕至的荒原上,所有事情都需要自己動手。辦事處18位藏漢族干部既是領導干部,又是民兵排民兵,還是施工隊隊員,故被人們稱為“十八勇士”。

      次仁玉珍曾向我描述過他們率領申扎縣北遷牧民群眾,趕著牛羊挺進藏北無人區所經受的各種艱苦考驗。

      寒冬,拓荒者們走出帳篷幾分鐘,眉毛、胡須上就會結幾公分的冰,眼皮就會被冰糊住,眨都眨不動;隨便摸任何一塊石頭,手都會被寒氣狠狠地粘住,那粘合力足以粘掉手上的一層皮。大地冰封,堅硬如鐵,用鎬刨一下,時常震得虎口流血。

      在拓荒者最早的大本營雙湖辦事處榮瑪鄉(后劃歸尼瑪縣)加林山駐地,其飲用水喝了會脹肚子。后來經化驗才得知,水中含有大量酶質,按照國家規定,超過20%不能喝,但是這里的水的酶含量超過50%,拓荒者們卻喝了一年。冬天這里風沙很大,嘴唇都是裂的,里面出血,臉經常脫皮。

      大人吃點苦,受點罪還好說,最讓人心疼的莫過于孩子。次仁玉珍大女兒央宗嘴上裂了好幾道口子,不能笑,一笑嘴上的口子就流血,她就哭。晚上睡覺眼淚往下流,眼淚把白天吹到眼睛里的沙子沖出來,第二天早上干了,一擦,擦出一小塊沙土。

      開發藏北無人區的第一年,在雙湖辦事處(現雙湖縣)附近,有些牧民新筑的羊圈被狂風吹倒,砸死了羊只。在機關里看家的次仁玉珍帶領幾名干部立即尋找倒塌的原因。原來,牧民壘的羊圈都是四方形的,受風面積太大。于是,次仁玉珍和幾位干部在帳篷前的荒漠里摳出大石頭背回來,用羊毛繩當圓規,壘起一個瓢形羊圈。經過幾天狂風的考驗,瓢形羊圈紋絲不動,同時這種瓢形羊圈也減少了沙子和積雪對它的掩埋。牧民們看到瓢形羊圈好,很快就推廣開來。

      藏北無人區本沒有路,前面汽車留下車轍印多了便成了路。這種不是路的路,常常會使拓荒者們遭遇“當團長”(被困)之苦。

      1976年盛夏的一天,次仁玉珍和雙湖辦事處干部措央一起乘坐一輛解放牌卡車,從藏北首府那曲鎮返回駐地加林山 途中,滿載著獸藥的卡車深深陷進了細泥之中。他們卸掉車上的貨物,然后挖泥,用石頭墊起車輪,折騰了半天,才把車子救出來。剛裝上貨,繼續前行,還不到幾百米又陷了下去。就這樣,他們整天卸車救車,裝車再卸車,反反復復折騰了幾天,最后,那輛笨重的卡車深深陷在了色烏錯湖畔,再也開不出來了。已有三天沒有吃喝的他們,再也無力挖泥救車了。因為那里屬于鹽堿地帶,很難找到淡水,即使雨水,一落到地面,即刻就變成鹽堿水,無法飲用。

      當時,附近沒有牧民居住。他們無力地躺在泥水之中,似乎聽到了“死神”的腳步聲。也許是“死神”看他們太年輕就退卻了,第4天午后,司機昂秋在一座山梁背后找到了一個清涼的山泉。于是,他們在泉水邊燒茶、洗臉,將滿面的苦澀、憂愁、疲勞全部一洗而凈,并命名此泉為“昂秋曲果”(即昂秋泉水)。人們至今還如此稱呼這救命之泉。

      次仁玉珍是一位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作為一名女性,她“下鄉”常裝扮成男子模樣,比男人更堅強;她喜歡騎馬,槍不離身,在藏北無人區練就了百發百中的好槍法。

      1987年盛夏,時任那曲地區(現那曲市)行署副專員的次仁玉珍(中)在那曲賽馬會的帳篷前,席地而坐與那曲地區行署專員土登才旺(左)、那曲地區文化局局長阿布(右)在交流(唐召明1987年攝)

      1992年9月,那曲地委、行署(現那曲市)決定組建一支具有雄厚實力的考察隊,向無人區全面挺進。70年代,國家曾組織過一次對無人區的大規??疾?,但是他們只向前行進了1000公里就以失敗告終。起因據說是隊員飲用了毒水。最終,這一任務交給了次仁玉珍。她就像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樣毫不猶豫地接受了任務,并率隊前往。

      這次考察選擇在冬季,而不是夏季,是因為冬天多了兩條生還的可能:一是在找不到泉水的情況下可以用冰雪化水飲用;二是在無路的情況下,結冰的湖泊和泥淖可以任汽車長驅直入。然而,藏北無人區的冬天最冷可達零下40度,困難可想而知。

      這次考察歷時兩個多月,21位考察人員在“生命禁區”經歷了10級以上暴風雪的襲擊和極度嚴寒天氣的考驗,以及6933米的海拔高度和許多意想不到的困難,但考察隊因為有了次仁玉珍這位特別能吃苦、特別能玩命的“女漢子”帶隊和鼓勁,也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這次考察之后,次仁玉珍“敢死隊長”的綽號便不脛而走。

      1987年,時任那曲地區(現那曲市)行署副專員的次仁玉珍在拉薩參加西藏“兩會”時,在駐地房間準備上會提案(唐召明1987年攝)

      1993年,次仁玉珍棄政從文,調到拉薩,任西藏自治區文聯副主席等職務,并出版了近百萬字的民間文學作品。

      然而人們沒想到,2000年4月28日,這位從高寒缺氧藏北高原走來的巾幗英雄,在風和日麗的拉薩僅工作了7年時間,由于長期積勞成疾,被死神無情地奪去了生命……但這位有膽識的藏族干部、才華橫溢的藏族作家、民俗學家的音容笑貌卻深深印刻在人們的記憶里。她,永遠活在了人們的心中。(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陳建國)
    相關閱讀
    ?

    熱點關注更多>>

    領導論述更多>>

    理論園地更多>>

    相關鏈接更多>>

    午夜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