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kc1cf"><ruby id="kc1cf"><blockquote id="kc1cf"></blockquote></ruby></span>

<tbody id="kc1cf"></tbody>

<tbody id="kc1cf"></tbody>
<menuitem id="kc1cf"></menuitem>
<track id="kc1cf"></track>

<bdo id="kc1cf"></bdo>
<tbody id="kc1cf"><div id="kc1cf"></div></tbody>
  • <bdo id="kc1cf"></bdo>
  • 您的位置: 西藏統一戰線 > 統戰人士 > 正文

    【讀史憶人 典故】五世格達活佛:入藏勸和 光榮獻身

    發布時間: 2021-08-08 10:53:08來源: 統戰新語
    打印
    T+
    T-

      五世格達活佛,原名根嗄益登,法名洛絨登真·扎巴塔耶,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生康鄉德西頂村人。1903年出生,1905年按照宗教儀軌選為四世格達活佛的轉世靈童,認定為白利寺第五世格達活佛。后來,五世格達活佛去拉薩甘丹寺學經,8年后獲藏傳佛教最高學位“拉然巴格西”,并返鄉成為白利寺的寺主。

      五世格達活佛不僅佛學造詣精深,而且諳熟藏族的歷史、文學、藏醫學、天文歷算等。他慈悲為懷,生活儉樸,平易近人,為人誠實,樂于幫助貧苦群眾,經常免費為群眾治病。白利寺所得的布施除寺廟供奉外,其余的盡力拿出來接濟窮苦人。他痛恨國民黨的反動腐朽統治,白利寺常年收容有30多名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的孤兒和被國民黨迫害出走的勞動人民。他關注民生、奉獻社會的善舉在當地群眾中廣泛頌揚。

      1936年春,紅軍長征來到四川涉藏州縣,國民黨反動派為阻撓紅軍北上,對共產黨和紅軍大肆造謠誣蔑,通告四川涉藏州縣群眾不準給紅軍提供糧草,嚴禁幫助紅軍,企圖置紅軍于絕境。

      紅軍到達甘孜后,尊重藏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軍行所至,紀律嚴明,秋毫無犯。親眼看見紅軍的作為,五世格達活佛判斷這是一支能夠為人民帶來幸福的軍隊,他以自己特殊的身份,帶動四川涉藏州縣人民為紅軍籌備糧草、支援紅軍,不遺余力地向群眾宣傳共產黨和紅軍的政策主張。僅白利寺就支援了3萬多斤青稞、4 千斤豌豆,可謂傾囊相助。紅四方面軍為白利寺發布布告,明確提出:“查白利寺配合紅軍共同興藏滅蔣,勛勞卓著,我軍給予保護,任何部隊不得侵犯,違者嚴辦,切切此布。”在五世格達活佛的帶動下,不少藏族同胞打消了疑慮,返回家園為紅軍做翻譯、當向導、救護傷員等。

      五世格達活佛支持紅軍的行為得到了關注。在甘孜駐留期間,朱德總司令與格達活佛分別在白利寺和甘孜縣城會面9 次。在朱德的諄諄教誨下,格達活佛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忠實朋友,宣傳紅軍是救苦救難的軍隊,并寫下:“天空出現雨積云,干旱土地多高興;紅軍帶了紅雨來,紅旗紅軍亮了心。”

      不久,在朱德總司令的主持下,中華蘇維埃博巴(藏族)自治政府在甘孜成立,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在民族地區成立的第一個民族自治地方政權,五世格達活佛被推選為自治政府副主席,成為活佛參與革命政權的第一人。

      1936年7月,紅軍繼續北上,朱德在紅軍行前專程與格達活佛話別,紅緞上為格達活佛寫下“紅軍朋友,藏人領袖”的題詞,并將自己的八角軍帽贈送給他。格達活佛賦詩:“云雨出現在天空,紅旗布滿了大地,未見過如此細雨,最后降遍大地;啊,紅軍,紅軍,今朝離去,何日再歸。啊,紅軍,紅軍,藏族人民的親人,為了祖國的統一,你們歷盡艱辛,愿佛主保佑你們,盼你們早日歸回。”

      紅軍走后,國民黨和反動土司卷土重來,中華蘇維埃博巴政府成員和積極分子慘遭殺戮。五世格達活佛深信中國革命必然勝利,經常說:“紅軍一定會回來,藏族人民一定會翻身。”

      五世格達活佛將朱德總司令的相片和一張紅軍保護喇嘛寺廟的布告放在白利寺釋迦牟尼塑像中珍藏了14年;他掩護和安置了紅軍在甘孜一帶留下的大量多傷病員,使之免遭國民黨反動派殺害;他十分關注紅軍北上后的情況,聽到青海軍閥馬步芳等殘殺許多紅軍的消息,專為犧牲的紅軍念經,寫了許多懷念紅軍的詩歌;抗日戰爭爆發后,他看到一張“山西八路軍奮戰圖”,興奮地向藏族同胞宣傳八路軍抗戰的勝利。解放戰爭中人民解放軍進軍大西南時,五世格達活佛立即派出代表繞道青海到北京向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獻旗致意,表達藏族同胞急盼解放的心情??刀ń夥藕?,他在甘孜召集了3000多人舉行慶祝大會,動員群眾積極為進藏部隊充當向導,運送糧草。

      后來,五世格達活佛被任命為西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和西南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一屆二次會議召開在即,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擬請五世格達活佛作為特邀代表出席盛會。但與此同時,國外敵對勢力正加緊阻撓西藏和平解放的活動,企圖分裂西藏。

      面對這一情況,五世格達活佛說:“我很想到北京看看,可是,為了西藏的早日解放,我現在顧不上”,“等西藏實現和平解放以后,我再去北京見毛主席和朱總司令”。

      1950年6月2日五世格達活佛致電朱德總司令轉全國政協會議說:“謹以熱忱祈祝大會成功。西藏地處邊疆,首當國防要沖,百余年即為帝國主義垂涎。當值全國即將全部解放,為建設國防,完成統一富強之新中國,則西藏問題之解決實為當前刻不容緩之急務。竊意西藏解決應以和平為主。”并再次表示,他愿去西藏勸和。許多領導同志和友人為他此行的安全問題擔心,五世格達活佛不畏艱險,毅然前往,行前對友人說:“我是為了藏族人民脫離帝國主義的羈絆,早日獲得解放而去西藏的。我要親自告訴那里的人民和喇嘛們,人民政府和解放軍是西藏人民的救星。西藏人民不要再受帝國主義和反動分子的欺騙。”

      他還說:“為了本民族的解放事業,萬一出事也是光榮的。西藏人民了解我,誰殺害了我,老百姓就會反對他們,就會更加擁護共產黨,擁護解放軍。”

      7月,五世格達活佛一行從白利寺出發,踏上赴藏勸和征程。在昌都,五世格達活佛深入藏民和喇嘛中宣講《共同綱領》和共產黨的各項政策法令,以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的事實,揭穿帝國主義和反動派的造謠中傷,消除西藏各界人士對共產黨、解放軍的種種疑慮,為進軍西藏創造了有利條件。然而,五世格達活佛的一系列勸和促談活動,受到帝國主義侵略勢力和西藏親帝分裂分子的重重阻撓,他們暗中施用種種伎倆,一打一拉,一面扣留,一面出面接待這位活佛,要他承認共產黨是毀滅宗教的。五世格達活佛回答說:“我只知道共產黨主張民族區域自治,保護宗教信仰自由,尊重少數民族風俗習慣,十幾年前就是如此。”就因為說了真話,道出真理,五世格達活佛被頑固勢力毒死,年僅47歲。

      1950年人民日報在頭版報道了五世格達活佛遇害事件此事轟動了全國,激起了西藏人民和全國人民的巨大憤怒。毛澤東同志作挽聯:“為真理,身披袈裟入虎穴,縱出師未捷身先死,堪稱高原完人。求解放,手擎巨槳渡金江,雖長使英雄淚滿襟,終慶康藏新生。”人們以各種方式悼念這位可敬的活佛,頌揚他的獻身精神。

      圖為五世格達活佛悼念活動現場1950年11月,西南軍政委員會在重慶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大會。

      中共西南局、西南軍政委員會、西南軍區的負責人鄧小平、王維舟同志等親臨大會致哀。賀龍同志撰寫了《悼格達委員》的紀念文章?!缎氯A日報》發表了《西藏一定要解放———紀念格達活佛》的社論。曾經和五世格達活佛在甘孜高原患難與共、結下深厚友誼的西南軍政委員會主席劉伯承將軍送的挽聯寫著:“具無畏精神,功烈永垂民族史;增幾多悲憤,追思應續國殤篇”。這既是對五世格達活佛偉大獻身精神的頌揚,更是對立志要和平解放西藏的解放軍指戰員、廣大藏族同胞和宗教界愛國人士的激勵。1950年10月,人民解放軍一舉解放昌都。昌都解放后,毒害五世格達活佛的特務分子被捉拿法辦。1951年5月,《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簽訂。五世格達活佛生前為之奮斗犧牲而未竟的事業得到了實現。

    (責編: 陳建國)
    相關閱讀
    ?

    熱點關注更多>>

    領導論述更多>>

    理論園地更多>>

    相關鏈接更多>>

    午夜影视